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谷雨

谷雨是二十四节气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着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回升加快。

古代ABO
基本设定
清乾——alpha
良人——beta
明坤——omega
谷雨期——发情期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取,我不回答(取名废属性又出来了)
一、      
    意识回笼,好像人刚睡醒的时的感受。
      半梦半醒之间被人一脚踹翻在地,这感受着实不好受。
      震天响的骂声让人更是意识迷糊。
  “这是哪啊?”魏无羡揉揉脑袋,一脸茫然。
     待人走后,魏无羡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也是,早就被万鬼反噬,哪还会有身体留着呢?”魏无羡自嘲的想想。
      魏无羡看了看四周,愣住了。周围是一个法阵,人血所绘,看着便邪气异常。
      但他可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更邪的他都见过。他惊讶的不过是这法阵的作用。
      献舍法阵,这东西他手上都没有多少。
    “献舍”的本质是一种诅咒,发阵施术者以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阵法和咒文,坐于环阵中央,以肉身献给邪灵、魂魄归于大地为代价,召唤一位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邪灵上身完成自己的愿望。这便是与“夺舍”截然相反的“献舍”。它们都是名声不好的禁术,只是后者没有前者实用和受欢迎,毕竟很少有愿望能强烈到让一个活人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因此鲜少有人实施,百年下来近乎失传。
    “我这一不复仇,二不作祟,怎么就成了厉鬼邪神了?”
      老祖很郁闷,但老祖不说。
      可再不服他也只能照做,要是做不到,他就会真的神魂俱灭。
       魏无羡从周围的纸上得到了一些零零落落的消息:例如这个身体的名字叫莫玄羽,爹是玄门仙首,这地方叫莫家庄之类的,然后就是生活如何悲惨,希望魏无羡报仇云云。看得魏无羡眼珠子疼。
     “岂有此理。”魏无羡再不爽现在也只能多骂几声岂有此理了。
      所以现在老祖很不爽,老祖一定要说。
      正巧外面来了新消息,老祖一边听,一边显示老祖的威武:“你以为你在作践谁呢。”
     然后朝着人群喧哗之处走去。
     既然都这样了,倒不如顺其自然。
     进去以后才知道,不是下人们夸大其词,而是真的大家族。
     那身披麻戴孝的校服再过十三年他都忘不了。
     更何况有一个他印象极深的人穿的也是这身衣服。
     老祖想骂人,但老祖要有涵养。
     之后就是好一通演戏。祸祸完人的老祖立刻跑路。
     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老祖,在跑路的过程中顺便帮那些蓝家小辈们检查了下招阴旗,默默赞扬了一下一个有礼貌的小辈。
      回到莫玄羽住的小屋子后就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打坐。
    直到后半夜他才被人拖拽着到了大堂,看到了莫子渊的尸体,以及一连串的事件才知道在这莫家庄的可不是个简单的东西。
    直到鬼手出来,魏无羡看到众小辈支持不住,忙不迭唤醒了三具凶尸。
   “还不醒。”
    简单的一句话引得凶尸相斗。
    蓝家子弟在旁边看直了眼。
    凶尸渐渐落与下风。魏无羡眼看不好,正要吹哨,却在那之前听到了一声泠泠琴音。抬眼望去,是那个十三年不见的人。
   “含光君!”
     蓝家子弟个个兴奋不已,可魏无羡现在只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萝莉有话说:
这一章纯粹是为了引出两大主角,没什么剧情。下一章大概是回忆杀,也可能不是。我一向秉承边写边想的原则,所以不要问我接下来干什么,我也没想好。但剧情是按原著走,当然,一开始是,后来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还有哦,设定我是想好的,师姐和姐夫后来会回来的,虽然有些狗血就是了。十几岁算早恋,有个儿子,后面介绍,下一章可能会出现,也可能不会,不知道。
我会告诉你们我是一边听在下名叫蓝忘机一边一边写吗
这是一篇真香
大概就这么多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