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谷雨

我今天可能打鸡血了

谷雨是二十四节气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着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回升加快。

古代ABO
基本设定
清乾——alpha
良人——beta
明坤——omega
谷雨期——发情期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取,我不回答(取名废属性又出来了)
二、
      从莫家庄离开的魏无羡不知道往哪里走,骑着从莫家庄顺出来的驴子漫无目的逛着。
    自此在莫家庄偶遇蓝湛后,他就一直这么魂不守舍的。
    “不就个男人吗?瞧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魏无羡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路过一个供给路人歇脚的地方,就想着进去休息休息。
    他还在折腾他那头比人还难伺候的花驴子,迎面过来一群人,里头还有一个长相勉强算清秀的姑娘。那些人看着魏无羡涂脂抹粉的,像个疯子,还有一头驴子,有些不太敢过去。
    魏无羡前世在没有分化成明坤前也是以为怜香惜玉的风流公子,哪怕是分化后看见个好看的也要上去逗一逗。遮掩了气息,看着也像个良人,自是骗了许多姑娘。
    现下看了人家小姑娘在大太阳底下,立刻挪出一个位置来。
    那些人看着也就过去了。
    从他们的交谈中,魏无羡听到一些关键词。大梵山内有一邪祟连害七人,怕是不好惹。
    魏无羡听了大喜,刚想走,那些人不知怎的又转移话题。
    “这含光君也是可怜,竟被那夷陵老祖骗了去,还有了个孩子。”
    “我听说,那孩子还是云梦江氏养着的。”
    “那江宗主不是和魏无羡有深仇大恨吗?怎么还帮他养孩子。”
    “这夷陵老祖回来能不看他亲儿子?他要是回来了,肯定得去云梦江氏。”
    “怎么说孩子到底无辜,蓝家就没想过接回去?”
    “怎么没有,含光君为了这事都去云梦跑了多少趟也不知道。要不是泽芜君,我看他能直接去云梦抢人。”
    “含光君为人最是高洁,怎的和夷陵老祖厮混一处。”
     “魏无羡可是个明坤,谁知道他怎么趴的床。”
   “魏无羡也太不要脸了。”
    那里越说越难听,魏无羡却一直听下去。反正之前骂他更难听的都有,他也不是没听过。他只是震惊,当初和江澄说的好好的让他把孩子当个普通江家子弟来养,结果现在不止蓝湛知道了,全天下都知道了。
    当个邪门歪道的儿子,那他从小到大该受多少白眼,吃多少苦。
    他现在想回云梦,看看自己费了千辛万苦才生下的儿子,但他不能。诚如其他人所说,江澄留着那孩子,不仅是因为他去世前的嘱托,也更是为了能等他重归于世后把他带回去。
    他对江澄有愧,但现在,他还不能回去。
    休息够了,魏无羡牵着小苹果往大梵山走去。
    如果他知道他会在大梵山遇到什么的话,他宁可回江家被江澄千刀万剐。
    但凡事没有如果。
    大梵山内,一名身穿金色校服的少年生气的对着落进缚仙网的几个人抱怨:“四百多张缚仙网,猎物没有,倒是抓到你们几个蠢货。都被你们弄坏多少个了。”
    少年说话刻薄又尖锐,虽然生着一张好面孔,却好看的有些刻薄。
    魏无羡一个没牵住,让小苹果钻了个空子冲上去救人。自然没成功,还带累魏无羡一起被发现。
    那少年看他两眼,惊诧道:“原来是你。”
    魏无羡有些讶异,这少年竟然认识自己。
   “怎么,莫玄羽,被赶回去后你疯了,涂脂抹粉的。”
    魏无羡恍然大悟,难不成莫玄羽他老爹是金光善!
   “你还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走!”
    怎么着莫玄羽也该是他叔叔之类的长辈,哪能让一个小辈怎么羞辱,当即骂回去:“有娘生没娘养。”
    那少年被激怒了,拔剑相向。
    魏无羡虽说前世与现在都是明坤,但身手比大多数清乾都要好,更别说对付一个小孩子了。一张符下去,让人爬不起来。
   

萝莉有话说:
我一高兴又是一篇
所以 @忘羡·魏婴 ,想要all大的话,就对我好一点,比如不要催我还钱的事
设定什么的,相信道友们都知道,所以不说了,我也不想凑字数。
之所以一直儿子儿子的叫,是因为我不知道魏无羡的儿子该叫什么名字……很沙雕的理由对不对
其实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看着是个乖乖女,其实是个逗比加毒舌女
明明是三个矛盾的设定来着
或许应该再加上话痨和戏精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