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一个小小的军训

初一又在军训了,看着好辛苦,我那个时候军训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整个年段都没有军训。
有个小学弟和我诉苦
我一面笑得开心,一面幸灾乐祸,完全没有安慰人
我怎么这么皮

大家好,我叫单身狗,不对,是苏锦书,就读于云深不知处高中高一二班。别问我为什么名字这么长,因为萝莉想不到其他名字。
作为一名刚刚入学的高一新生,自然有一场军训。
就是这次军训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专属于单身贵族的寂寞。
和我在同一个班级的人中有两个叫蓝景仪和蓝思追的,是竹马竹马。两人关系特别好,据说是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
至于有多好,就像两个女生手拉手一起上厕所那么好。
可我发现他们可能是同性恋,而且他妈的还是一对情侣。
单身狗不说话
要说我是怎么知道的,都是因为军训。
第一天,我们站了军姿。
教官名叫蓝忘机,长得特别帅,好像是校长的侄子,和校长一样严格。
隔壁班的教官叫魏无羡,那是一个特别皮的教官,整天带着学生上蹿下跳,然后跳着跳着就跳到了我们教官的怀里。
我看着来看我们军训的蓝启仁校长在后面都快昏厥了,很有良心的想给他送瓶急速救心丸,当然,我只是想了想,因为副校长温若寒在旁边抱着校长大喊“阿仁,你怎么了!你挺住啊!”
我把视线转移到蓝景仪身上,想过去和他搭个话,发现蓝思追一脸温柔的让蓝景仪躺在他腿上,粉色泡泡无止境的蔓延出来。
我默默戴上了用来装酷的墨镜。
喂,那边的女同学,收起你的姨妈笑和想把人送上床的眼神好吗?
军训的那一天也是我们住校的第一天。
我拿到宿舍门牌号时惊喜的发现我和蓝景仪蓝思追在同一个宿舍。
晚上,我们一起搬了进去。
熄灯后大概一两个小时,我无比后悔为什么不多铺几层被子,这床真他妈硬。
然后我听到了起床声,我以为谁要上厕所就没在意。
然后我听见了蓝景仪说:“思追,我睡不着。”
蓝思追没说话,但我听见了蓝景仪上了蓝思追床的声音,之后,重点在之后,蓝景仪亲了蓝思追一口!
我不知道蓝思追干了什么,反正我听见蓝景仪又说了一句:“思追你别动,把人吵醒发现就不好了。”
蓝思追终于说话了:“那你再亲我一口。”
这是我认识的雅正的蓝思追吗?
为了不让我单身狗的心灵再受伤害,我选择了睡觉。




不写了,萝莉自己还是单身,实在写不来那么多的腻歪,萝莉也不想找个男朋友来体验腻歪
真是一篇沙雕
自己都看不下去
@忘羡·魏婴 你的呢,说好一起的
发完这么久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漏了一句吐槽,这床真他妈硬,我自己的宿舍也是。校长表示都是为了锻炼我们

评论(2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