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魏婴,魏婴,魏婴……”原本雅正的含光君现在正在以
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在乱葬岗翻找。
“魏公子他,受万鬼反噬,已经,身陨形灭。”
在听到兄长对他传达的这个消息时,蓝忘机已经什么
都顾不上了。
强忍着戒鞭伤,御剑飞行到夷陵。
他发了疯一般寻找,他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只是在
寻找,口里不停念叨着“魏婴”。
万鬼反噬,尸体都被啃没了。他心里很清楚,但他还
在找。
陈情被江澄带走,随便在金家。
还有什么?还剩什么?
“魏婴……”有温热的液体从蓝忘机眼角流下,爬过脸
颊,而后砸落在地上。
突然,他像想到什么,拿出忘机琴,一手拿琴,一手
抚琴,正是那首《问灵》。
从太阳当空到天空星星点点,他一刻都不曾停下。琴
弦割断手指脆弱的肌肤,鲜血滑落。但他没空管那么
多了,他只知道弹奏《问灵》。
“魏婴……我不逼你和我回去了,你想去哪都行,只要
你现在出来,好不好。”
“哇——”一声哭声阻止了琴声。
再顾不得弹琴,蓝忘机飞奔过去,来到一处乱石堆。
声音是从这后面传出来的。
声音渐渐微弱,等他到的时候已经微不可闻。他慌乱
地扒开这堆乱石,发现里面支撑起一个小洞,里面是
个小孩子。
这是魏婴一直带在身边的孩子,魏婴似乎是叫他阿
苑。
蓝忘机几乎是对待稀世珍宝一样把温苑抱出来。触手
是惊人的热度。
蓝忘机立刻把他带回云深不知处,求兄长救治他。这
是魏婴留下的最后的一件东西了,他不能把他丢了。
温苑醒后,即使他不记得任何东西,蓝忘机依然感到
庆幸,至少魏婴留下的最后一个念想保住了。
他将温苑改名蓝愿,赐字思追,思君不可追,收为亲
传弟子,亲自教导。
每一日,他都会弹奏那首《问灵》,希望可以寻到魏
婴的一点魂魄,一点就好。
“铮——”君在否?
“铮——”在何方?
“铮——”可归乎?
一日一日,他坚持了十三年。
直到大梵山的那曲笛声,他情不自禁地紧握吹笛之人
的手腕,双眼微微发红。
看着那人错愕的眼神,不顾那人的挣扎,他知道,魏
无羡,他的魏婴,回来了。
虽然相貌有异,但他不想去探究那么多,这次,他不
会放手




谁来救救我的排版啊!!!重发好多次了(; ̄ェ ̄)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