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如果忘羡再次使用香炉

*调皮的羡羡又把香炉拿出来了

蓝忘机与往常一样胡天胡地地闹了一番后搂着魏无羡睡觉,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同。不过即使意识到了大概也不会去管,没错,就是这么毫无道理地宠妻。
睁开眼,面前是一片雨雪飞飞的景象,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两个为讨生活而不得已出来的人。关键是他自己,变成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小孩。
“又是香炉的原因吗?”蓝忘机迅速判断出现状。
这是谁的梦?他的记忆里好像不曾有过这种景象,那就只有魏婴的了。这里离云梦较远,似乎是夷陵一带。听说魏婴是在这里被江枫眠带走的,那么,这应该是魏婴流浪时期的事了。
不管是哪个时期,最重要的是先找到魏婴。
巷子里穿出一声狗吠和喊叫声。
蓝忘机闻声立刻赶过去。
一个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来模样的男孩紧紧护着胸前的事物,一双眼睛却亮亮的,但现在还染上了害怕的颜色。
蓝忘机立刻认出他:“魏婴!”
魏婴看过去,他还记得自己名字里有个“婴”字。
抬起头,看着蓝忘机笑了一下。狗又叫了一声,吓得魏婴缩了起来,看得蓝忘机心都在滴血。
蓝色灵力一出,狗被甩到墙上,呜咽一声,凶狠的看了蓝忘机一眼,然后——跑了……
蓝忘机顾不了那么多,径直跑到魏婴面前,蹲下来,拉着他的胳膊问:“有没有事,有没有伤到哪?”
面前的小魏婴明显对一个对现在的他来说的陌生人的关怀有些不知所措,而且是一个穿着打扮皆属上品,长相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的关怀,在他眼里,这些人对他总是冷淡轻蔑,别说碰他一下,就是看他一眼都嫌脏。所以对蓝忘机的关怀显得有些愣愣的。在听到蓝忘机的话后忙不迭摇摇头。
蓝忘机看出他的不安,把魏婴抱在怀里,难得放柔声音哄他。
他的手盖在魏婴手上,感受他因为生活而粗糙的小手。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魏婴冻裂的脸。
魏婴先是僵了一下,然后努力放松了下来。自从父母去世后,再没有人这样抱过自己了。
蓝忘机轻轻吻了吻魏婴的额角,接着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静室,魏婴还睡在自己旁边。
手指擦过魏婴的唇,用尽平生所有的温柔去看他。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手,放你一个人去面对。







emmm,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算了,至少不虐。
顶着没写完作业的压力给你们放文。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