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床的小萝莉

看到我请叫我去写作业

蓝忘机的十三年

配合蓝思追的十三年食用,虽然关联不是很大。emmm那就当我宣文吧。不会放链接,请自行去我的主页看吧。就这样,接下来正文,今天一发完。
这个好后,下一篇估计要等到初三第一学期结束后了,争取这学期中间拿到手机,来发文。还是废话这么多,好了好了,接下来真的正文了。

第一年
        蓝忘机顾不得身体,跑去乱葬岗,在那里问灵一天一夜,最后回来时,带回一个孩子。
       他求着兄长救这个孩子。之后,他在规训石面前跪了一天,谁劝也不听。
        最后体力不支,晕倒在规训石前。
        三天后,那个孩子醒了。他不记得了。兄长也说过,这种烧法,不傻已是万幸,让他做好准备。
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但真的从那个孩子嘴里说出不记得这话时,他还是感到当头一棒。
        他走出静室,表面上还是平稳,但他知道,他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其实忘了也好,那些血腥,凶尸,族人的消亡,亲近之人的离逝,本就不该他来承担。
        那便有个新开始吧。“你的名字叫蓝愿。”
        然后他走了出去,果不其然,他急火攻心,再次晕倒。
第二年
        他去除邪祟。他知道自己身体还没好,但只有那些邪祟才有可能说出关于那人的一星半点的消息。
        回来时路过彩衣镇,飘来一阵酒香。
        恍惚间他想起当年初见之时,那人一副一派风流的模样,对他说:“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鬼使神差的,他去买了一坛,偷偷带回静室,一口喝了。
        中间他没有记忆了,醒来后,胸口一阵钝痛,低头一看,是块烙印,而且是太阳纹。
        看着兄长欲言又止的样子,也大概猜得出他干了什么荒唐事。
        但蓝忘机没觉得哪里不好。他觉得喝了酒后自己可能放飞了天性,把平时不敢干的都干了。
        兄长走后,蓝愿小声和他说,这酒香他好像闻过。
        他实在太过震惊,一把抱住蓝愿,许久才放开。
第三年
        蓝愿第一次去上课,蓝忘机想了想,还是在暗处悄悄观察。
        蓝忘机的修为极高,蓝愿和蓝景仪的小动作瞒不过他。但他不想管。
        蓝愿是那人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而蓝景仪的性格像极了那人。
        他不想管,也不愿管。
         回去后,他固执地弹奏《问灵》,期待那人的回复。
         今天还是没有结果。
第四年
        蓝景仪的性格的确像那人,和雅正搭不上边,蓝愿却像极了姑苏蓝氏的人。要不是蓝愿是他亲手抱回来的,他还真以为让错人了。
        每天都要问灵,蓝愿也每天都要听问灵。
        蓝愿似乎很喜欢琴声,那就选琴修吧
第五年
        出去夜猎。这次竟然发现了一个以笛驭尸的鬼修。刚想上去问一句,一道紫光飞快地击中那人。
        没有魂魄出来。他捏紧藏在袖子里的拳头。
        那个鬼修被紫光的主人江澄带走。
        在客栈,他还是弹奏问灵。三个问题:君在否?在何方?可归乎?
        他弹了五年,可从没像今天这样充满希望。可能和遇到的那个鬼修有关。
        回去后,他得知蓝愿在开始时和蓝景仪传纸条被罚抄,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那人与聂怀桑在考试时也是如此。
        下次聂怀桑来求助时晾他一会吧。就这么办。
第六年
       聂怀桑又来了。自此前聂宗主死后,聂怀桑三天两头就来一次。
       之前都是交给兄长来做,他理也不理,但这次不一样。在不净世闹事的,据说是当年伏魔洞中的漏网之鱼。
        不消兄长多说,他立刻动身前往。
        结果那只凶兽是个一问三不知。
        蓝忘机对天发誓,他没有生气。最后他把那魔物大卸八块,封了起来,永世不得超生。
        对,他,没有,生气!
        无视瑟瑟发抖的聂怀桑,直接回了云深不知处。
第七年
        蓝愿和他说要搬出去住,他停顿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这些年,他一直把蓝愿带在身边。那人生前对这孩子最为亲近,若是归来,应当会来看他一眼。自己,大概也可见他一眼。
        七年的朝思暮想,全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
        但既然他有了自己的想法,那便随他去吧。
第八年
        出去除邪祟,遇到江澄。
        默默在心里感慨一下运气,随机选的地方都能遇到最不想见的人。
        客套几句,自行离去。不过江澄身后的那个孩子大概是金凌吧,资质不错。
第九年
       无意间看到蓝愿放在床头的书,里面的内容他表示不可描述。
       不动声色地把书放回原处。虽然云深不知处禁止……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但这让他更能从蓝愿身上看出那人的影子。
        当年藏书阁内,二人因一本春宫图起争执,最后那本书被他亲手销毁。但他能说他又偷偷买了许多珍藏版龙阳春宫图吗?能吗!
第十年
       给蓝愿赐了字,思追——思君不可追。
       兄长问他时他就是这么答的。
       兄长对他说已经十年了。
       他回答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十年了,仙门百家不也没有放弃吗?年年都在作法。
       不过,十年了,你不回来看看吗?
第十一年
        夜猎路过一家人在给他们死去的家人烧纸钱。
        十一年了,他没有烧过一次,那时烧给已死之人的,那人绝不会死,那又为什么要烧给他?
         之前兄长给他提过这个建议,那是他除了不夜天那次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顶撞兄长。虽然过后他也自行领了罚,但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第十二年
        思追与景仪的关系越来越近,众人之间的风言风语也多了起来,但被他力压下去,没有传出去。
        或许他真的吧蓝思追和蓝景仪当成他和那人的替身了。蓝思追与蓝景仪做的,就是他当初想做又不敢做的。
        如果那人肯回来,那他必不会放手了。
第十三年
       大梵山,虽然那首曲子吹的乱七八糟,但的确就是忘羡。
        那人回来了。他的魏婴,魏无羡,终于回来了。
        他抓住那人的手。不管是怎么回来的,哪怕夺人性命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回来就好。
       上次护不住,这次,他会舍命相护。




中间是不是ooc了?就这样吧。
发现自己有点像夷陵老祖配剑怎么办?在线等,不是很急。

评论(7)

热度(52)